<tr id="qfoen"></tr>
    <sup id="qfoen"></sup><sup id="qfoen"></sup>

  • <output id="qfoen"><track id="qfoen"></track></output>
    1. 當前位置:

      【小說】離鄉(二十九):找到物證人在逃

      來源:常寧市融媒體中心 作者:彭福生 編輯:劉姝彤 2018-12-25 10:55:38
      時刻新聞
      —分享—

      彭福生出生于1948年,自學成長,曾擔任常寧縣二水泥廠辦公室主任。中篇小說《離鄉》是彭福生先生的處女作,動筆于1978年,歷時40年才與讀者見面。

      離鄉

      作者:彭福生

      (上篇)

      二十九、找到物證人在逃

      “賢兄能不能告訴我:那塊石板的位置在哪?”方興艾揪住話題不放。

      “不敢、不敢!剛才已經說漏嘴了,再講下去,萬一……我是弱邊人,會吃大虧的!”

      “賢兄,不瞞你說,我就是公安!你只要告訴我藏物地點就可以了。為保證你的人身安全,物件不用你去取。若是不配合,我可以把你抓起來!”方興艾一邊說,一邊露出了腰帶上的手烤。然后裝作無意露馬腳的樣子,趕快把衣角往下扯。

      “好、好,我告訴你……”

      中年男子說出實情后,茫然地走了!他不敢跟任何人提起剛才發生的事情。

      方興艾把車子開出村莊,見有一棟無人居住的老房子,而且前后四、五百米遠無人煙。他就把車子停在那里,并用雜草蓋上。然后回頭,就著大家吃晚飯的時候,徒步去取蒙面黑布。

      功夫不負有心人,方興艾終于得到了蒙面黑布。

      一花因沒有得到及時治療,現已惡化!要開顱必須去廣州、上?;虮本?,最終,沒能來得及轉院……

      方興艾在回城的路上,看到有個青年人在一邊哭一邊數:“……她是為了保護我與調查組的人而犧牲的,多好的人??!怎么說沒就沒嘍……!嗚——”

      興艾估計他一定是洪波,便停車對這位青年人說:“你哭得這么傷心,是什么親人,肯定舍不得吧,要不要我幫個忙呀?”

      “你能幫個什么忙呢?你說說看?!焙椴ê闷娴貑?。

      “我有相機,幫你拍個照片作永久收藏,難道不好嗎?”

      “好,太好了!我現在就帶你到醫院去。但是,我要把小話講在前頭,一定要給我相片”洪波想:“如今的照相館都沒有手提相機。我猜他是公安,肯定八九不離十。但我只能配合,而不能道破天窗才對!”

      你把地址寫給我,我洗好了一定寄給你。兩人一前一后,很快就到了醫院。方興艾拍了幾張死者的照片……之后又急急忙忙往城里趕。

      到了縣城,找法醫,搞化驗。檢測結果出來了:對比血型與顧一順相符。在查血型時,還得到個意外消息:顧一順就住在醫院。

      李時成上午的決定;是草率,還是鬼使神差?自己也說不清,但總好像有不妥的感覺!心神一直不得安寧。按作息時間,晚10點就寢。他依舊睡派出所的單身宿舍,爬到床上,無法入睡,翻來覆去的。當他面向床鋪時,左手在無意之中,突然觸摸到床板下有什么東西!他趕緊下床,拿手電來觀看,咦——!定時炸彈!李所長拍照,電話報案后,趕快拆除。

      “我的房鎖未動,除了他,還有誰呢……”李時成在拆除時不覺害怕,坐下來喘息時,望著那一團黑糊糊的東西,反而嚇出了一身冷汗,心潮久久地不能平靜!

      “作為公安戰士與前方戰士有何區別呢?怕什么怕,怕死就不革命!”李時成神經一定,若無其事地睡到了第二天早上。

      8點上班,李時成照常提前10分鐘到辦公室整理房間。此時,他終于得到了方興艾的消息……”

      聽到這個消息,李時成認為問題嚴重。在不讓何世友知道的情況下,密派幾個便衣,帶上證件與手銬到縣人民醫院去抓人。

      何世友昨晚聽天河大隊一社員說:“今天下午,有人用拖拉機裝了一車蘋果在我那村子里賣……”

      “哪有這么巧,方興艾今下午請假,據說是用拖拉機運水果下鄉,莫非就是他?”何世友起了疑心,趕快秘密通知何天明、牛正法、顧一順:“……你們要快逃!”

      便衣們去醫院之前,先與醫院陳院長聯系,希望得到配合。

      陳院長說:“顧一順是16日上午來的,傷勢不重,住在外科304房間,昨晚1點之后不見人了。他是從醫院走的,我們怕家人來找麻煩,兩點多一點就開始尋找,直到現在不見蹤跡!”

      “跑了!未卜先知,出自何人之頭腦?應該與定時炸彈同為一人吧?”李時成一邊派人暗中窺視何世友;一邊依然安排兩個便衣去醫院進行明查暗訪。自己靜下心來,展開周密的思考:

      “逃到哪里去了呢?如今,沙石公路四通八達。哦——!對了,現時的交通工具還沒跟上,他逃跑的方式無非三種:坐公共汽車、騎自行車、步行?!?/p>

      “嗯——!不能把這件事看得如此簡單!他們還可以坐火車、坐飛機。我們必須趕快把網拉大一些,否則,會正不壓邪的!”李時成想到這里,即時電話請示縣公安局長。

      “喂——!我是李時成,想找易局長接電話?!?/p>

      譚孝平接過電話員手中的話筒說:“易局長不在家,我姓譚?!?/p>

      “哦——!是譚局長:您好!……如今是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了!我們剛剛弄出眉目,人又跑了?,F請局長決定,是否下通緝令發布全國?”已經碰上了湊巧的事,李時成就只好和盤托出:拿出自己的看法來試探譚局長的意見。

      “哎——!我說小李子呀:你總是大炮打蚊子——小題大做!碰到一個芝麻大的事,就拿他沒辦法了!你為什么情愿單槍匹馬都不好好與手下配合呢?如果能夠發揮手下的積極性,不就得了!何必虛張聲勢,滿城風雨呢?”譚副局長不同意下通緝令,特別是對李時成的工作能力大為不滿。

      “多年來,派出所里一直有人在搞分裂,正副級總是唱對臺戲!最近,上級又命令我來,現在,還是合不了手!這一點,領導也許不清楚,也許很清楚吧?”

      “炸倒一個生產隊的會議室,又沒有出人命,就好像天已經塌下來了!你先是胡抓一氣,找不到頭緒了就把人放了!現在說有證據了又是抓不到人……難道這一切都是我的錯嗎?”譚副局長說到這里,“咔嚓”一聲,掛了電話,嘴里卻在嘟噥著:

      “你這只哈巴狗,太不識好歹了!我在認真地培養你,找人把你調來,是想讓你為黨效力??墒?,你抓工作毫無喜色,卻跑到易局長那邊去搞窩里斗,把矛頭直接對準我了!”

      時成想:“這個爆炸案,有中央聯合調查組的同志在里面,現在已經出人命了,只是你還不知道,目前,我也不會告訴你這個上司!若是讓你們知道了,案件會變得更加復雜!我干脆直接報告地區公安局算了?!?/p>

      “喂!你是張局長嗎?”李時成接通了地區公安局的電話。

      “是啊,你是哪位,有什么事嗎?”張學田局長說。

      “我是南江縣城關派出所的李時成。在我縣,關于洪波上大學的事,中央調查組在搞聯合政審時,發生了《8·15爆炸案》……剛才,我請示縣公安局……可是……所以,我就越級來請示你們了!”

      張局長說:“……你前面的工作做得很好。時下,你們必須在三個小時內將逃犯的照片和資料送到地區公安局來。我接到你的照片,馬上發通緝令。從現在起,在全地區戒嚴,直至抓到逃犯為止。希望你能夠積極配合?!?/p>

      “既然越級請示,何能不配合?如今有觀世音撐腰,我就不怕白骨精了!”

      張向東與方興艾很快就把資料送到了地區公安局,通緝令立即發了出去。在全地區戒嚴,也已經拉開序幕。

      在此同時,南江縣醫院的便衣警察也已經了解到:“昨晚,一值班護士看到顧一順與另外兩名中年男子在樓梯休息平臺上商量,說最好是坐特快上廣州?!崩顣r成聽后,馬上命令張向東與方興艾兩人:“你們立即去火車站了解詳情,在火車站抓不到人,就往廣州市里趕?!睆埦珠L又從地區派出所調了兩個人來,與張向東一同前往。(未完待續……)

      來源:常寧市融媒體中心

      作者:彭福生

      編輯:劉姝彤

      本文鏈接:http://www.publicsexsite.com/content/646746/91/12299889.html

      閱讀下一篇

      返回常寧新聞網首頁
      91绿帽交换论坛,91绿帽人妻出轨绿帽,91绿帽人妻精品,91绿帽人妻论坛,91绿帽人妻社区
      <tr id="qfoen"></tr>
      <sup id="qfoen"></sup><sup id="qfoen"></sup>

    2. <output id="qfoen"><track id="qfoen"></track></output>